天津房产
金融经济
2019-06-05
天津房产交易
天津本土房产消息24小时播报

在一个一流人才蜂拥政界、房地产和金融领域的国度,次优秀人才从事科技研发但科研成果动辄被单位领导者占有,且整体科研成果不受知识产权法律保护的经济生态下,这些次优人才还需为住房的首付或月供所困扰,一旦精力耗散就以劣汰制度驱逐(例如某公司的35岁规则),他们的职业前景、出路在哪里呢?恐怕还是仕途、转行更靠谱些。

后发国家在科技封锁条件下,所谓的自主研发,也只是对国外已知成功的科技进行滞后的重复研究(例如备受我们推崇的“两弹一星”),而对于欧美国家完全未触及的、所谓无穷无尽的研究领域和方向,靠这些士气不振的科技人才队伍,希望能有多大呢?近来我一直在思考为何在中国科技成果转化难的问题,除了科研成果的科技含量不足之外,如果市场化的实体经济代表民营实体经济生存困难,科技成果又如何能转化出去呢?

所以,如果不拔除高房价和垄断经济(高税收、国有经济)这两座大山,依靠市场化生存的实体经济就不可能顺利发展,科技成果转化及科研队伍本身(除非躺在国家科研机构混日子,弄个院士或一官半职),就不可能有一个适宜的生存环境。

天津房产交易 天津本土房产消息24小时播报

在一个一流人才蜂拥政界、房地产和金融领域的国度,次优秀人才从事科技研发但科研成果动辄被单位领导者占有,且整体科研成果不受知识产权法律保护的经济生态下,这些次优人才还需为住房的首付或月供所困扰,一旦精力耗散就以劣汰制度驱逐(例如某公司的35岁规则),他们的职业前景、出路在哪里呢?恐怕还是仕途、转行更靠谱些。

后发国家在科技封锁条件下,所谓的自主研发,也只是对国外已知成功的科技进行滞后的重复研究(例如备受我们推崇的“两弹一星”),而对于欧美国家完全未触及的、所谓无穷无尽的研究领域和方向,靠这些士气不振的科技人才队伍,希望能有多大呢?近来我一直在思考为何在中国科技成果转化难的问题,除了科研成果的科技含量不足之外,如果市场化的实体经济代表民营实体经济生存困难,科技成果又如何能转化出去呢?

所以,如果不拔除高房价和垄断经济(高税收、国有经济)这两座大山,依靠市场化生存的实体经济就不可能顺利发展,科技成果转化及科研队伍本身(除非躺在国家科研机构混日子,弄个院士或一官半职),就不可能有一个适宜的生存环境。

2019-0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