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房产
金融经济

这或是A股熊市的最后一程?

全球顶级投资人、橡树资本创始人霍华德·马克斯,曾经在其2008年3月的投资备忘录《潮水退了》中,总结了熊市周期的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只有少数深谋远虑的投资人才能意识到,尽管形势一片大好,人们普遍乐观看涨,但是,基本面肯定不会一直顺风顺水。

第二阶段,大多数人都认识到,基本面正在越来越糟。

第三阶段,每个人都相信,基本面只会变得越来越糟。

现如今,我们已经处于A股证券市场熊市周期的第三阶段,这也爆雷,这也爆雷,这也爆雷,这也无望,这也无望,这也无望。

所有人沉浸于一种末日的氛围之中。

大部分人投降了,少部分人进场了。

这种投降类似于牛市周期的巅峰时刻的惧怕踏空,Ta们延伸了牛市周期的最后那一段趋势。

这种进场类似于牛市周期的巅峰时刻的决绝离场,Ta们逆转了熊市周期的最后那一段趋势。

也许,他们在交易系统进行换手时,也会互道一声“珍重”。

在过去四年的这个周期里,宏观现实、投资者预期、全A市场的流动性,一直处于一个牛市巅峰坠落之后的反身性之中。

现如今,当宏观现实边际继续恶化的角度、力度变得越来越有限之时,此种反身性就可能趋向于走向一个拐点。

黎明就在午夜之中。

宏观现实最终会完成部分出清,注意,是部分出清,而非全部出清。在过往的大历史中,我们未曾见过全部出清的景况,部分出清本身即是一种清理。事实上,过去四年这个短周期的出清,更多的是一种主动的作为,而非消极的应付。

A股证券市场已经对于这种出清充分地反馈,并且在宏观现实最终完成部分出清之前,透过预期的投射,提前反应。

当下,并非梧桐有意忽略绵绵不绝的爆雷、债务违约、信用的无法下沉,而是此种债务违约,以及信用的无法下沉将成为一种新的常态,它是对于“劣币驱逐良币”的某种程度上的修正。

而至于中美对峙,它将是一种大历史的转身,是一个长周期的命题,它对于投资者预期的投射已经接近钝化。

这是梧桐对于宏观现实和A股证券市场的一些基本判断。

我们就在过程之中,我们整体组成了市场,因此,我们无法精准预判拐点何时降临,它可能是一年,可能是半载,只是,我们可能需要开始精进、安忍与守望。

守望,它是梧桐斟酌很久之后择取的一个词。

守望,意指它不是一个抄底时刻,不是一个进击时刻,只是,它也不是一个休息时刻,一个无为时刻,事实上,它是一个同时需要精进和安忍的时刻。

这或是A股熊市周期的最后一程,它不仅是投资者安忍的一段时期,同时也是投资者合理运用的一段时期。

华尔街没有新事物,每每当众人普遍对于证券市场极度悲观时,那些临危不惧的投资者最终成为了赢家。

守望时刻,意指布局时刻,它同时也是留白时刻,留白的意思是说,我们无须做得太满,我们需要给无常和绵延留一点空间,此种留白,并非一无是处,它某种程度上提供了心境的补偿(若是我们没有降伏自心能力的勇气和能力的话),从而使得我们可以捱过这黎明前午夜的一段无聊时光。

20190712,全A成交金额3297亿元,这个成交金额与2018年10月和2019年1月A股证券市场底部相当。

人们已经完整地耽溺于风险厌恶,甚至是极度的风险厌恶。

20190712,全A市盈率(TTM)为16.99倍,这是一个合宜的估值水平。

若是仔细检视,就各大类资产而言,利率债的收益率,货币基金的收益率,商业地产的租金收益率,居民住宅的租金收益率,债券刚兑打破之后的风险补偿,等等等等。

优秀上市公司作为生息资产,仍然可能是一个资产配置的最优解。

问题的重点在于,只要还有不断提示生息资产投资风险的声音(在梧桐的语境里,不会用“核心资产”一词,而会用“生息资产”一词,因为“核心资产”一词带有强烈的主观性),生息资产逻辑就还没有走完,它可能走向分化,却不会走完。

事实上,那些PE-ROE匹配的优秀上市公司已经从市场的底部走了出来,而且,在未来经济回落周期里,可能走得更远。

最后,在投资世界,我们也许永远都不知道我们将来会去哪里,但是,我们最好搞清楚我们现在正在哪里,我们现在正在哪里,我们正在一个调整的过程之中,尚未结束,趋向结束。

在这个守望时刻,我们需要更加细致地去体会周期、感受周期、觉知周期。

天津房产
金融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