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房产
金融经济

未来年轻人要么到核心城市996,要么在小城市icu

开发商烧钱的姿势,越来越像互联网了。

2017年有段时间,银行对融创全面停贷。孙宏斌找人借了高息的过桥贷款,还去找了国华人寿的刘益谦,可惜刘益谦宁愿去买杯具,也不愿意碰地产了。

所以回头看,融创2018年只买了300亿元的土地,在中国房企里仅仅排名20,这也不让人意外。

不过,在老孙口中,自保变成了主动选择的结果。对于2019年的楼市,缓过气来的孙宏斌在业绩会上说:

土地很贵,我们对于市场还是要小心一点。

一直“稳健投资”的他说的非常诚恳。如果不是从开年到现在,融创花了700亿买地,你包叔就差点相信他了。

进入2019年,开发商都在抢地,好几个城市的土地持续上涨,杭州、合肥和苏州接连刷出了地王。某种意义上,他们在和政府对赌,赌限价限购的政策会全面放开。

否则以限价来看,很多地王地王基本上已经和利润说再见了,开发商只有一个目的:规模。

规模之战打了这么久,终于到了最后阶段,谁都不愿意被甩出去。你包叔的好友兽爷说:

开发商烧钱的姿势,越来越像互联网了。

世上无难事,只要敢借钱。这一年中国经济小阳春的背后,又是地产商。

1

1997年,为了苏州园区,新加坡总理吴作栋和国父李光耀先后翻过脸:

中国人自己的苏州新区,正在冲击新加坡注资的苏州工业园区。

新加坡人甚至威胁要把苏州工业园区撤掉,还要求苏州新区五年不得招商。

幸亏我们的领导,用政治智慧,化干戈为玉帛。苏州园区很像花园城市新加坡,高楼林立,干净整洁有序,晚上连个烧烤摊都没有。新加坡人估计没想到,20年后,苏州人民真的把房价送上了新加坡的水平。

过去10年,杭州人民只干了两件事,一件是抢房,另一件是砸售楼处。苏州人民则只埋头干一件事,去园区买房。

从2018年5月开始,其他城市的房地产陆续消停了,但苏州的房价却一直默默上涨。这一年来,很多楼盘涨了至少50%,靠上海这边的高新园区,房价已经基本可以和上海外环价格持平。

房价涨了整整一年之后,苏州楼市的繁荣,终于瞒不住了。

楼市因城施策之后,苏州已经进入2019年,而上海和北京,都停留在2016年。

这些年的楼市调控,已经让普通人具有了超强的政治嗅觉。2015年,人民学会加杠杆;2019年人民学会了等调控。未来这将是中国楼市的两条基本常识。《博弈论》里不都说了:

当对手知道了你的决定之后,就能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决定。

不止是苏州的工业园区,其他热点和核心城市二手房成交量也都明显上涨了。

上海二手房成交量环比涨了40%,北京的涨幅超过35%,成都、南京、重庆、济南的环比涨幅超过50%。

更重要的是,北京和上海跌了一年多的房价,终于止住了。再跌下去,17年高位解盘的人们,过去十年就都白干了。

按以往的经验,接下来就该进入疯癫状态了。但一切,戛然而止。

过去的几个月,西安最大的某位开发商买了十几块地,他说,就像怀里揣着一块烧红的炭。

这两天,苏州园区房地产交易管理中心门口,开始有人彻夜排队,因为一张来源不明的截图传言,五一苏州将会开始限售。

2

8年前,日本311海啸引发核电危机,核电站周边成了死城。

只有几万不怕死的勇士,做了最美逆行者,进入辐射区做清理和净化工作,把污染的土壤装进黑色塑料袋,整整齐齐地堆在一起。

这些驻守核电站的勇士收入很高,但是压力巨大,去足浴一条街找小姐姐做心理咨询,成了最主要的解压方式。

进灾区暗访的记者铃木智彦发现,这些本来应该是死城的地方,夜生活竟然异常丰富多彩,创造了很多就业岗位,小姐姐源源不断流入。哪怕有核辐射。

有100%的利润,不光资本家,普通人都会赴汤蹈火。核电危机的阴影下,风俗业一片生机勃勃。铃木智彦说:

这真是风俗业の小阳春啊!

又有太阳,又有春天,小阳春是一个看起来特别美好的名字,但是名字往往都是一个美好的寓意,就像老实人武大,既不练武,也不够大。

有人说,今年的小阳春行情,不仅解决了股权质押的雷,更是解决了企业融资问题,还有就是让人们对经济有了信心、敢于消费。

然而实际情况远没有那么乐观,小阳春就宽松了两个月,后果却有点严重。宏观杠杆率同比上升了4.7%,全国人民勒紧裤腰带降了两年杠杆,只用了三个月,又回去了。

加的杠杆去了哪里?看看统计数据,出口、消费、制造业投资都在下降,拉动投资的,还是只有地产。

4月19日的会议上,房住不炒被重新强调,水龙头也被关上了。

果然,北京和上海的二手房马上就消停了。小阳春和黄圣依的演艺生涯一样:

本以为是刚开始,没想到已经是巅峰。

年薪好几个零的恒大任泽平说:

这次会议说明,短期稳增长政策将逐步让位于长期的改革开放。

任先生虽然是知识分子,但更是职业经理人。

什么是职业经理人?你去看看刘强东的女助理就知道了,大半夜在一个迷宫一般的楼里,在陌生的楼梯间,苦坐了7个小时。

3

今年最好的移民广告,是一个在加拿大的北京爷们写的。

2014年,这个北京小伙子通过投资移民到了加拿大。跟大多数中国移民完全不同,他避开大城市,去了东部一个偏僻小省纽布朗斯维克,成为了一名猎人。

每年在严寒的无人区待8个月,杀不够50头熊,得交罚款。这份中国人看来莫名其妙的职业,他干得非常开心。

这篇文章底下评论最多的,不是羡慕厨子的职业,而是羡慕他买的房子:

五个卧室、三个洗手间、五百平米车库、两万平米院子,后院有河、有池塘,一百多亩森林,都是私人财产。

空气好,夜晚能看到璀璨的银河;动物多,后院常年有白尾鹿和兔子跑来跑去。

他只花了96万,还是人民币。

96万,在北京大郊亭桥金茂府还买不到6平米的停车位。在加拿大纽布朗斯维克省,厨子买了一个小王国。算一算,单价连100块都不到。

厨子的家纽布朗斯维克省,在北纬47度上下。中国在这个纬度上的城市,有一座最近很火,它叫鹤岗。

这是一座在中学课本上赫赫有名的东北“煤城”。沉默多年后的突然走红,是因为房子在这里真的成了“白菜价”。

有媒体曝出一组房价图,在鹤岗,平安小区46平米的房子,标价一万六,一套70平方米的房子,标价一万九。

北京一个包,等于鹤岗一套房。英语业余八级的兽爷说,真是hand hands loud louds:

旱的旱死涝旳涝死。

很多人没有注意到,鹤岗还有100万人呢。可是让人们害怕的那个数字,是比上一年减少的那8万人。

据说当代中国人有三大信仰: 社交软件应该很多人点赞,微信余额应该还有很多,房价应该永远会涨。

鹤岗击碎了这种信仰。很多城市突然就看到了自己的未来。石家庄和呼和浩特,算是反应最快的两个北方城市,但还是有点晚了。

去年吸引了40万人的广州,继续放松落户的标准。硕士博士只要在广州有社保就能落户,本科连续缴半年社保就可以入户。

再这么搞下去,未来年轻人几乎没有选择了:

要么到核心城市996,要么在小城市icu。

天津房产
金融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