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房产
金融经济

天津已错过了下一个时代

2.13日,农历腊月28,距离除夕仅两天。去往塘沽的轻轨门口被大包行李占去半壁江山,一位身着迷彩工服中年男子怀中抱着4、5岁的男童,靠在行李边上。旁边老婆陪着公婆在说话。公公满脸惊奇地盯着窗外的世界,婆婆道:还有多少站?那边是什么?轻轨有多长?这边过年热闹么……媳妇一一回复,眼睛不时扫过车厢,低眉顺眼间掩饰不住尴尬。

谈话中可以听得出,家在焦作,儿子工作忙,改了往年回乡过年的习惯,追随儿子来津团聚。在开往东海路的轻轨上,这一家颇为异类,毕竟这个档口,更多人,正背着行李从天津各个细枝末节的地方赶赴东西火车站与机场,搭上一年一度的春运大潮。无数听过或者没听过名字的县城迎来了一年中最为热闹与繁忙的季节。

人口、经济、环境、舆论:天津

周国平说:曾经有一个年代,人们都被固定在大地上,突然有一天,这种禁锢烟消云散,于是沧海横流,人潮汹涌。迁徙改变了居住版图的面貌,也改变着涌入或流出的地方截然不同的命运与格局。相比于城市发展格局,大多数人与蝼蚁无异。城市应当关注人,但关注的仅仅是数字,并不是渺茫的个体。

2016年天津常住人口1562.12万人,比上年末增加15.17万人。外来常住人口为507.54万人,增加7.19万人。天津仍然保持人口净流入,但是流入速度却江河日下:2015年外来人口数是24.17万。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来者为利,而去者同样为利。在去哪里的问题上,无疑人们更倾向于:去往利益更大或最利于扎根的地方。2017年中国城市研究报告研究60个主要城市,吸引了全国城市新流入常驻人口的53%,人口聚集更加显著,天津在这份榜单上排在第15。

伴随着人口流入数量下滑而来的是经济增速的迅速探底,2017年,天津市生产总值为18595.38亿元,比上年增长3.6%。其中,第一、第二、第三产业增速分别为2.0%、1.0%和6.0%。2016年天津GDP增速还高达9%。

天津、内蒙,挤水分成了高频词汇,界面新闻的一篇:《天津,下一个东北?》更将天津的发展困境推向风口浪尖。人民日报都参与了讨论,天津爷们向来迂的很,不在乎这些,但是这个老牌的直辖市,的确是寒风阵阵。

环保?投资?环境?结构?

在所有的问题剖析中,环保带来的影响首当其冲,不仅仅有大面积停工,还有大量化工项目暂停上马。重工业的停滞让天津迎来了阵痛的先声,环保仅仅是诱因,而更为深刻的原因在于重工业立市的结构。天津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重化工业已是重要支撑,随后滨海新区的建设几乎是围绕重工业展开的布局,大项目大投资助推经济飞速发展。东北的典型代表是钢铁工业,而天津,则是后工业时代的典型:化工、基础装备。高污染,高耗能遇上环保与绿色发展几乎是无路可逃。

2017年,天津受环保压力影响GDP速度回落约0.7个百分点,同时工业增加值大幅度回落3.6个百分点。投资驱动难以为继,而人民日报特别指出的营商环境差,突出体现在税收占比低,费用占比高,有人形容:税不够、费来凑、刮地皮。

2016年,天津全市GDP第一产业增加值220.22亿元,增长3.0%;第二产业增加值8003.87亿元,增长8.0%;第三产业增加值9661.30亿元,增长10.0%。三次产业结构为1.2:44.8:54.0。同期,杭州第三产业表现惊艳,服务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的61.2%,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高达80.0%。

当天津没有什么不同

得益于大学时代的良师益友,跑遍东北,长春、沈阳、哈尔滨,无处不在诉说一个时代的落幕。秘密君的老丈人曾经是哈尔滨钢铁厂的工人,每次酒到酣处就开始吐槽现在的啤酒淡如水:年轻的时候我们在钢铁厂,隔壁就是哈啤,从厂里直接打酒,那个味儿才地道!他很少回忆钢铁厂的日子,就像丈母娘也不会跟我们念叨皮鞋厂做工的日子,因为在下岗潮中,他们双双下岗了。

某种意义上,下岗潮是一种掠夺,也是一种无奈。工业化的前后两个时期是截然不同的生产方式,钢产量已经是个过时的数据,千吨粗钢的利润远比一吨特种钢的利润更稀薄。山西煤老板也过过一段苦日子,生产一吨,就得赔掉几十块,但是为了工人生机,仍然顶着亏损生产。东北钢铁工业的困境、山西煤矿的困境仅仅是工业化前后两个阶段上呈现出来的痛苦,这种痛苦中,山西没能找到出路,东北同样如此

我喜欢听天津本土学者讲天津历史,从转运司到大直沽,从明清繁华到北洋辉煌,哪怕是抗日、解放。但是从来没有一个时代,天津面对如此巨大的落寞。

“明清时代天津借助漕运,又有靠近首都的地利,大量南方文人工匠商人由海路而来天津登岸,天津经济文化空前繁荣。清晚期的通商口岸地位将天津变成了中外经济文化交流的前沿。这种南北碰撞、中外交流才是天津经济、文化大放异彩的核心。但建国以后,口岸作用不复存在,交通格局改变南北交往的咽喉优势也逐步没落,天津走上了一条与全国其他大多数城市一样发展重工业的道路”。这是一位社科研究专家给秘密君的粗略概括。而这个概括当中,既有经济衰落的原因,也有文化不复辉煌的暗示。

有很多著作都将历史的人类文明分为:陆路时代、海洋时代。秘密君愚钝,很多时候可以看的懂两个时代截然不同的发展格局,但是看不到界限,也看不懂原因,只好简单归纳为:交流方式的改变。远洋航行变成可能之前,亚欧大陆的交流一直以陆上为主,造就了一批城市的繁荣。而海洋文明时期,则以港口发展最为兴盛。而如今,海港成了产业链末端,以物流、进出口贸易为主,多的是重型机械、大宗商品,但是上游产业如公司总部、产品设计、商品交易、金融衍生已经前所未有的分散。公司总部在伦敦,设计在纽约,展览在北京,交易在深圳,生产在富土康,而运输口岸在天津。或许,海洋文明已经过去,口岸城市的优势也不复存在。

交流核心地位的丧失、与其他城市高度雷同的重工业布局,天津也享受过许多年的红利。当年摩托罗拉行销全国,一位前辈的工资是市区白领的两倍还多。赶上股市几年大牛,40岁便财务自由,有钱,有闲。但是就像摩托罗拉倒闭一样,三星也走了,一汽也在垂死挣扎,十余年后,天津看到了重工业的夕阳,还没有找到黎明的曙光。滨海,并没有给天津带来经济结构的根本性不同,仅仅是实现了重工业城市布局的集中。

错失的时代:互联网与转型

超越天津的二线城市、核心省会城市有很多,未来还会有更多。秘密君最为关注的典型案例有两个,一个是武汉,一个是杭州。在我的印象当中,武汉的钢铁围城与沈阳有一拼,而杭州,向来是个吴侬软语的地方,做工业太硬,做轻工业也太硬,容易伤了山水,但是就是这样两个地方,居然将天子脚下的天津轻松超越。

2016年武汉发布数据:11大工业重点行业产值八增三降,其中,汽车及零部件、电子信息制造、装备制造、食品烟草和能源及环保等五大千亿支柱产业分别增长22.3%、11.2%、7.6%、12.5%和2.1%,钢铁及深加工和石油化工行业产值分别下降8.8%和18.0%。撑起武汉GDP的是汽车及零部件、电子信息制造、装备制造、食品烟草和能源及环保等五大千亿支柱产业。2010年,汽车超越钢铁成为武汉首个千亿产业。截至目前,武汉汽车产业已连续7年保持武汉第一大支柱产业地位。

武汉凌云、光纤霸主长飞、东风本田、武钢有限、上汽通用、武石化、中韩石化、烽火通信、格力、美的、东风雷诺、益海嘉里……从钢铁工业转型,最为便捷的行业便是建筑与汽车工业,汽车行业中外合资的浪潮让小汽车开进千万家,而电动汽车又焕发了汽车工业的第二春。相比于夏利的没落与沈阳的转型艰难,武汉无疑是幸运的,以汽车工业带动经济发展实现钢铁行业的支撑替换,借助汽车工业上下游实现经济转型,在下一个汽车行业的风口上,武汉已经拥有了先发优势。

说起杭州,你会想到什么?除了风景,秘密君想到最多的是阿里巴巴。一个企业能够带给一座城市多大的不同,这个事情有待讨论。但是BAT代表的一个互联网时代却是不争的事实。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网络经济营收规模达14707亿元,同比增长28.5%,PC网络经济营收规模为6799.5亿元,移动网络经济营收规模为7907.4亿元。预计2017年中国移动网络经济营收规模或将超1万亿元。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智研咨询整理

互联网不仅仅是造富的浪潮,更是城市经济分化发展的浪潮,杭州,无疑是抓住了这个浪潮顺势而上的一个成功力证,同样靠近经济核心城市,同样拥有良好的城市发展基础,但是与天津的发展路径南辕北辙。

各省市互联网+指数分布

主要城市互联网+指数排名

当国务院开始以国家角度提出互联网+的时候,互联网发展的主要格局事实上已经奠定。席卷全球的浪潮中国来的晚,起步慢,但是在最近的十年之内,已经发展到可以与传统产业抗衡。互联网+指数当中,天津排名在20之外,而在主要城市的排名当中位置略提升,到13。腾讯发布的互联网指数报告指出:互联网经济给中小城市以弯道超车的机会。也势必会扩大现有城市格局的发展差距。

另有艾瑞咨询提供的一份报告显示,互联网企业总部及市值分布当中,天津同样处于弱势。只有一家神州优车总部位于天津,而市值与杭州、南京等相差甚远。我们讨论杭州,并非单纯讨论一个阿里,更多时候,是因为有阿里这样的独角兽存在,杭州已经在逐步形成一个互联网产业链。贾跃亭习惯谈生态,在经济发展当中,这个生态,的确是存在的,如果数字行业的未来在于: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这些未来行业需要孵化的环境,也就是所谓的互联网生态,进入良性发展的互联网城市将会爆发巨大的潜力,同样会引领下一次产业变革。

未来产业:跳级可行么?

亚历克‧罗斯的一部《未来产业》引起无限憧憬,在这部书中,他指出:上一波由数位领头的全球化与创新浪潮,帮助低劳动成本地区超过十亿人口脱离贫穷;下一波,将使最先驱产业晋升主流,却也严重挑战全球中产阶级的经济地位!

人工智能是未来最大的经济产业,这是诸多城市智囊与经济体、先端科技公司几乎一致的判断。除了人工智能之外,生物、互联网、新能源、新材料、文化创意、新一代信息技术、节能环保等均纳入未来产业发展方向的范畴。这些经济具有“高附加值、无污染、尖端、高门槛”等众多优势,就像独角兽企业一样,一单一个城市在某个产业集群中形成明显优势,跟风者很难实现超越,现代交通与现代通信的无远弗届构筑了这种赢者通吃的壁垒。换言之,虽然天津同样在不断部署云计算、大数据、互联网、智慧城市、但是真正具有先发优势的大概只有共享经济,得益于泛滥的共享单车与武清的自行车王国。在其他方面,天津将会长久处于追赶者的角色。

2017年,天津发布十三五规划五大布局策略,重点突出数字创意产业,包括数字文化创意装备、数字文化内容、设计服务等方向。扩充战略性产业的内容:空天海洋、信息网络、生物与核技术;利用自身优势,新型材料、整机装备创新;新一代信息技术领域、基础电信领域竞争。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秘密君颇为赞赏天津的产业定位,毕竟,要发展,也要错位,要竞争,更得找优势。产业布局上来说,成功避开了重点竞争中的二线城市的优势领域,希望另辟蹊径。但是分析这些产业发展方向,文创、内容、设计、空天科技、信息技术、生物与核、新型材料、基础电信、整机装备。相比于过去动辄高端装备、金融租赁、生物医药来说,这些产业并不算好高骛远,但是我们反思过去N年的高端科技产业布局为什么不能够成功?政策支持力度不够?资金投入不够?土地资源供给不足?还是缺乏这些产业发展壮大的土壤?

高精尖的产业土壤在于科研与生产的结合,而文化内容生产需要宽松的经营环境与文化环境。我们……有么?天津南大天大外,科研院所研发能力很难支撑起从新能源、新材料、新技术的产业布局,而天津的文化环境同样远远谈不上好,经营环境更是艰难。

有人曾经跟秘密君吐槽:不要这么悲观,也有人在今天早上转发一篇文章说:感谢这座城市的善意。秘密君作为一个外来民工,在天津的发展中已经算得上是既得利益者,但是作为一个持续关注并参与这个城市企业发展的人而言,秘密君并未感受到多大的善意。房地产与重化工竭泽而渔,能看做一种善意么?城市衰老,经济滑坡可以找到乐观的角度么?

指斥仅仅是逞一时口舌之快,而对于留在这座城市里的人而言,每个人都希望它好,能够在它的发展中,找到自豪。指望有一天说爷们天津的的时候,也有阿拉上海人的自豪。

12月14日,腊月29,情人节,在从兴业广场到银河的公交车上,气氛热烈,老人之间有一种天生的亲近,一句多大了?就能唠整个车程,一会儿别人也就纷纷加入谈话,剩下为数不多的两三个年轻人面面相觑,相视一笑。毕竟,青壮或者归乡,或者旅游,或者迎来好不容易的假期的时候,城市真正成了他们的天下,情人节,也成了他们的情人节。当我写下这些的时候,火车正在穿越太行山脉。对于天津而言,加大科研支持、营造宽容文化氛围、改善经营环境,说起来就像天神移走太行王屋轻松,而真正做起来,却绝非一蹴而就之事,需要子子孙孙无穷匮也的决心与筹谋。

70
天津房产
金融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