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房产
金融经济

一把韭菜的心声

这段时间,陆续有朋友问我对A股的看法。尽管,我每周都会看一些研报,看一些宏观经济分析,看一些具体行业分析,但长期以来,看这些东西并不会让我误以为,我已经不是一把韭菜了。过去若干年以来,每次大家关注A股的时候,我也在关注,但每次大家入场的时候,我都没有入场,都选择了买房。

本文并不鼓励大家现在买房。一直以来,我都非常关心资金如何能够服务于实体,但在这篇文章,我只是想从一个升斗小民的角度,谈一下自己对A股的看法。这些看法肯定是非常偏颇的,非常幼稚的,非常不专业的。但证券专业人士,不妨多了解一下这些偏颇与幼稚,这样以后对韭菜的投资教育,可能会更有针对性。当然,所有这些看法都是针对二级市场的,一级市场普通人也参与不了。由于还要花时间整理更重要文章的材料,这篇我尽量写得精简一些。

我母亲是1990年代中期入场的老韭菜,算不上是中国的首批,大概可以算第二批。由于早年一些创业的积蓄,A股曾经波澜壮阔的行情,吸引了她所在的群体,也曾享受大户室的荣光。当年,无人不股,无人不疯,大户室是要管午饭的,不知道现在还管不管。当年,家长跟老师最好的交流,是先聊个股、行情,跟教务处领导的友谊,就是在学校对面的证券营业厅结下的。

这些老韭菜,在我目及范围内,入场二十年后,人生没有因A股有任何变化,他们的共同点是,在A股投资上,最后几乎100%都净损失了。我大概算了一下,如果当年把买A股的钱都用来投资房产,我也该算个二代了。

后来,我念了书,毕了业,参加了工作。房地产行业短暂待过,更多的时间一直是跟证券市场相关,准确的讲是跟一级市场相关。在这个过程中,我参与了不少行业的项目,细数起来,包括银行、保险、电信、汽车、电力、矿业、教育、港口、互联网等等,由于这个职业机缘,我的同事们自然也分布在一级市场相关的企业中,他们都比我优秀。

在过往数年,受限于证券从业人员不能参与二级市场的行业约束,曾经的同事们,至今都非常感谢这种“不让买A股”的制度优越性,正因为这些约束,他们都没有资格直接参与A股二级市场,而一级市场行业的高薪酬,也足以使他们在过往十余年里,尽享中国房地产市场的红利。

在上述短暂的人生经历中,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每次我都没有选择入场。我想大概有三方面的原因,一是我上一代的投资经历,使我在工作之初,就对A股二级市场保持足够的警惕;二是工作之后的身份,受限于行业约束,无法入场,也就不去考虑入场的问题;三是当离开一级市场行业,不再受行业约束后,我对房地产市场已经形成自己比较有把握的认识,但对A股市场仍然没有什么清醒的认识,因此在有把握和没把握之间,我很容易就做出了选择。说到底,我是个很保守的人,这可能是跟我的风险承受能力比较低有关。

我的考虑不仅仅限于上述,毕竟,投资赚钱是吸引人的事。因此,无论在A股指数处于低位,还是像今天这样开始躁动,我都会关注。但时至今日,让我对入场存在顾虑的种种因素,仍然没有消失太多。

在中国,过去很长时间,大量资金是在房地产投资和股票投资上做选择,据说,今天很多证券从业人士认为,投资房地产已经没有什么空间了,所以认为大家只能去投资A股,这或许有一定的道理,但我感觉其实也没什么道理。问问周围的年轻人,其实他们的收入大部分都在用于交租、还贷、旅游,中年人基本都在给小朋友交培训费,不是说他们没钱了,但他们的可支配收入,的确没有以前的人多,而且,他们用于投资思考的时间,也很少。

出于个人的习惯,我想从一把韭菜的角度,比较一下房地产和A股二级市场股票这两个标的,这对证券从业人士深入了解部分房东的思维模式,或许是有帮助的。

首先,中国主要城市的房地产制度(从规划、建设到预售、登记)在最近十五年以来已经非常完备,房地产价格是公开透明的,房地产价格的形成机制是明确的。换言之,以十年为期,一块好房产被埋没的可能性非常小,而一块垃圾房产价格升天的可能性也非常低。“租金月供比”,一直是最简单的投资判断标准。而A股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每次资金开始活跃,也即拉升前对韭菜们的引诱,都不是靠那些优秀企业价格的提升去实现的,而是靠少数妖股去实现的,这几乎是一个入场的标志,业内甚至默认这是监管层面在允许宽松。

在过往,优秀企业的股价增幅很可能远远低于小盘股、题材股甚至妖股的股价增幅,因此,任何一个投资者在进入A股后,都必须重新认识资金与投资标的选择之间的关系,当普通人认识到壳资源的市场价值时,炒壳已经差不多进入尾声,而抑制炒壳的规定已在路上。不少普通投资者希望的是,能像投资房产一样,买一个好公司的股票,然后长期持有下去,获得相对稳定的收益。但由于差公司常常更能获得资金的追捧,这样扭曲的投资判断其实不断的让人们认识到,这样的股票市场只适合找风口、投短线。也就是说,在过往,一个普通投资者非常难通过价格比较和价格变化去识别A股投资标的,不是完全无法识别,而是非常难,时间成本很高,机会成本也很高。

其次,具体房地产的好坏是显而易见的,普通投资者可以通过市政规划、区位、配套、周边房产价格和租金,甚至当地收入水平去充分预期房产价格未来的变化。但对A股而言,信息的真实性往往是一个具有毁灭性的考虑因素。

例如,当这两天听到关于选择行业龙头企业的讨论时,我直接想到的是长春长生和康得新,即便这样的龙头再少,一旦触碰,对一把韭菜而言,完全是毁灭性的,这就好像是没有任何补偿的强拆一样。更为关键的是,整个制度设计上,对出现此种问题后对普通投资者的救济手段,不能说没有,但成本高到接近于没有,并且,具体救济其实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种救济所产生的震慑力,也就相应欠缺了。此外,诸如商誉减值这样一定历史时期突然出现的奇怪风险,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讲,几乎没有任何提前预判的能力。

每当此时,都会有所谓的专业人士跳出来讲,证券投资是需要专业能力的,是有风险才有收益的。我觉得这个时候大多数韭菜是十分自卑的,我相信绝大多数韭菜再学十年,也学不会这些专业能力,所以这种投资,就像当孙子一样,是很屈辱的,不但要承受金钱上的损失,还要承认这种损失是自己智商过低导致的。尽管,这不是一家企业的问题,而是一个证券市场带来的普遍问题。

最后,机构投资者的兴起,给普通投资者以新的选择。选择股票基金而不是自己选择个股,这种被巴菲特和芒格不认同的投资方式,也吸引了大量投资者。这里面最大的问题是代理成本。这就好比,我把钱交给链家小哥,让他去决定什么时候替我买房子、什么时候替我卖房子,而无论是买还是卖,涨还是跌,这个链家小哥都要抽成,都可以拿高薪。

这种信任关系,已经超越了亲爹亲妈。即便我确定链家小哥没有私利,专业水平很高,但他如何能在同一个市场下,长期的解决前述两个系统性问题,也是我心中一直的疑惑。当然,如果我是能够影响这些链家小哥生存的人,我就不用考虑这些事,因为在这个时候,代理成本会被扭曲回去,链家小哥将以我的利益为优先,以其他韭菜的利益为劣后。我认为这是符合人性的。所以最佳的行为模式是,先成为能够决定基金经理人生的人,再把钱交给他们。这是很难的。

今天的A股市场仍然不能吸引我这样的韭菜,不是它不可以赚钱,而是它仍然很难站着赚钱。说到底,A股能否吸引我这样的韭菜,无非几个最简单的目标,也就是,在制度上:

其一,能否让真正的好公司在A股多起来,让差公司少下去。

其二,能否真正让好公司的价格好起来,让差公司的价格差下去。

其三,能否让欺骗普通投资者的公司得到足够的惩罚,这些惩罚应当是用来赔偿投资者损失的,用来震慑其他公司的,而不是用来搞行政处罚的;这些惩罚不应当只针对公司本身,更应当针对公司的管理层。

其四,能否让机构投资者的利益与普通投资者的利益捆绑更紧密,减少机构代理成本,真正让机构投资者稳定的成为市场的主力,而不是收割韭菜的另一种工具。

其五,最关键的是,如何低成本的(尤其是对普通投资者而言)实现上述目标。

以上最简单的几个愿望,不是靠口号能够实现的。某些国家之所以能够成为全球资本市场中心,定有其过人之处,作为一篇韭菜的散文,就不深究了,相信各位专业人士已做过长达几十年的深入研究。

唯希望,大A股能够,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作为一把韭菜,我们也会时刻准备着。

以上。

天津房产
金融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