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房产
金融经济

城市抢人的春季躁动,抢的究竟是什么?

城市躁动自有它的春心,而我们有我们的远方。它究竟是基于长远的考虑,有着配套的产业和制度来跟上引进的人才,还是只是出于近忧,找来接盘侠解决眼下的火烧眉毛的困境?这是要区分的。

城市的春季躁动

对经历过的人来说,以后回看2019年,是无论如何也忘不掉它的春季躁动行情。过完年回来,A股的涨幅简直让人目瞪口呆。

股市的上涨可以让人选择性忽视许多东西,比如继续走差的数据,又比如,有多少人注意到了另一场春季躁动——城市的抢人大战。

城市抢人大战公开化苗头见于2016年,比如2016年深圳的人才引进补贴提升了许多,像硕士由9000提升到了25000。2017年抢人大战还主要集中在少数二线城市,2018年抢人大战升级,全国超过100个城市发布了人才政策,主要是二线城市,但一线城市及四线城市也参战。

而2019年开年城市就开始了一场抢人的春季躁动。

根据21世纪报道的梳理,截止2019年2月18日,已经有16个城市发布了人才引进与落户等政策。

比如西安,西安这些年屡上抢人大战的头条。2019年2月13日,西安市政府又发布了一份重要文件,这份文件把西安的落户门槛降到了新低:

你有本科学历,哪怕90岁了,可以直接落户。

你是在校小鲜肉,可以落户。

你是中等职业毕业,没过45岁,可以落户。

你在西安登记并正常经营,可以落户,你的员工都可以落户。

……

反正只要你愿意,总有一款条件可以让你成为西安人。

必须要说,西安的抢人政策还是卓有成效的,自户籍新政实施以来,西安的户籍人口增长非常明显,2017年达到845万,增加20万,2018年底西安户籍人口达到992万,即将突破1000万。

其他城市当然也不甘落后,像长沙,武汉、郑州、合肥等城市都明确表示未来5年要抢人百万。不仅二线城市集体出去,一线城市也在加码,比如广州,2019年1月11日,广州市几个政府部门共同发布了广州市新一轮迁入户政策体系,大幅放宽了人才入户年龄限制。

股民躁动,春心是解套。那这些城市开年如此躁动,春心又是什么?

人口:养不如抢

春心之一显然是步步紧逼的人口问题。

今天我们谈人口红利虽然没了,但还有工程师红利。但谁都知道,工程师红利只是一种安慰,基础的人口都没有了,所谓的工程师红利又能吃多久,又能走多少年?

今年1月份的时候政府发布了2018年的新出生人口,相比2017年下降了200万到1523万。

当然,出生数仍然大于死亡数,2018年人口自然增长率为3.81%,我国的总人口仍然是增加的,达到139538万人,逼进14亿大关。

但麻烦的是人口结构问题。

刚刚统计局公布的《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8年年末,我国60岁以上人数首次超过0-15岁人数。2018年60岁以上的人口比例达到17.9%,比去年上升了0.6个百分点。上世纪60年代是我国一个人口出生高峰,他们即将步入60岁,而2016之后出生人口重新掉头,所以可以预计,我国60岁以上人口比例上升速度会加快。

老龄人口比例在上升,但区域分布上并不均衡。从各省的抽样数据来看,14个省65岁以上人口比例在全国平均水平(2017年数据:11.4%)之上。其中最高的是重庆,达到14.28%,最低的是西藏,为5.79%。经济大省里面,广东是最年轻的,65岁以上人口比例占比为7.75%,仅高于西藏和新疆。

从2004年到2017年,大部分省的65岁以上人口比例都在上升,这与全国在变老的趋势相应。不过如果再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不同省份的趋势图是不一样的,举几个例子:

黑龙江,2004年的时候,65岁以上人口占比才6.8%,是最年轻的几个省份之一,但到2017年,这一值变为12.14%。

上海比较奇怪,2004年到2011年,大方向是向下的,从15.4%下降到7.87%。而2011年到2017年,65岁以上人口比例大幅上升,从7.87%重新上升到14.26%。

广东省是为数不多趋势下降的省份,也是经济大省中唯一一个,2004年为7.91%,2017年反而下降到7.75%。

老人一般不会大动,造成这种地域变迁差异的就是年轻人口的流动。

老人与年轻人对地方政府又分别意味着什么?负债和资产!负债是要填的坑,资产才可以创造未来。

所以,得年轻人者得未来。

要创造年轻人这个资产,有两种方式,一是养,一是抢。养的话,一是耗时间长,而且还要早期投入(比如挤占父母的工作时间),二是现在大伙生育意愿不高,看2018年人口出生率即知,二胎放开政策对人口的刺激也是昙花一现。

可见,养这种方式成本高,见效慢,收效小,远不如抢来得快,立竿见影。更何况,你不抢来年轻人口,也没有养的基数。

人口是地方政府加入抢人大战的远虑,但其春心背后除了远虑,还有近忧的逼迫。悬在地方政府头上有一把时刻会掉下来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财政危机。

达摩克利斯之剑:财政

但凡有一个政府,就会有财政问题。

古往今来,门外汉都是看王侯将相台前的表演,而历史更深层次的脉动之一是财政逻辑。每一个王朝一些制度变迁背后都是基于财政上的考虑,而每一个王朝衰亡的征兆都有日渐走到山穷水尽的财政危机。

相比于农业时代,今天的政府们的财政不再仰赖于捉摸不透的老天爷。但是相比于过去的政府,今天的政府要庞大得多,涉足的事也相当的多。

就比如社保,我没有找到《中国社会保险发展报告2017》,只能用2016年的数据,下图可以看到,各省养老保险基金可支付月数的形势是比较严峻的,像黑龙江几乎到了发不出的地步了。

社保是一个让世界各个政府头疼的支出,不独中国,欧洲也是如此。

社保的本质其实跟旁氏骗局没有差异,都是用后面人的钱填前面人的坑,不过社保相比旁氏有两个优势,一是强制性的,二是政府可以改变游戏规则,比如修改退休年龄。

不过即使有这些便利,社保仍然是一件头疼的事情,因为我们上面提到的人口问题,年轻人口青黄不接。所以,从整个中国整体来讲,因为出生率的下滑,社保吃紧是必然的。

但是,因为年轻人口的流动,这种吃紧的分布并不均匀。就如上面的广东省,在大部分省份可支付月数是下滑的背景下,它遥遥领先,并且2016年相比2015年是增加的。广东省能有这样的成绩,主要就是占了经济优势吸引大批年轻人涌入的便宜。

这个缺口已经火烧眉毛了,养年轻人肯定是来不及的,必须要抢。

抢不到,会有什么恶果呢?

前两年吧,有一句话,叫把负债留在国内,把资产留在国外。放到抢人大战上,也是如此,抢到了的省份,就实现了把资产留在省内(年轻人),把负债留在省外(老人)。

不独社保贡献上,年轻人所带来的劳动供给和旺盛需求,也是地方经济发展的一个强刺激。年轻人多,经济发展了,政府才有更多的税收。

所以,可以预见,在抢人大战中落败的城市,财政的基础将被一点点被破坏,就像过去的王朝一样,一旦财政基础破坏,就将进入恶性循环的怪圈,很难走出来。今天走不出来当然不是指王朝的覆灭,而是指更多的年轻人将离开这个地方,从而导致这个地方更加破败,如此往复,积重难返,就像东三省那样。

拉人还是拉地产

看这些人才引进政策,不少背后有拉地产的意思。

比如2月14日南京市公布了修订后的《南京市积分落户实施办法》,其中有一条是,房地产面积每满1平米计1分,最高不超过90分。南京落户条件是积满100分,有套90平的房,分分钟把户落了。

南京本科学历的积分是多少呢?80分,还不如一套90平的房子。

而引进小鲜肉的同时,不少落户政策其实是变相地为放开限购打开了大门。这几年楼市调控不断升级,但经常出现与多相矛盾的人才政策。

就比如甚至被人民日报旗下侠客岛痛批的长沙,2017年5月20日,长沙曾发布限购政策,非本市户籍家庭要在长沙市连续缴纳12个月以上个人所得税或社保证明,才能购买一套商品住房。

而3个月后,长沙人才新政细则就将这一调控门槛化于无形:

大专以上学历、长沙工作且有一个月社保的人士就可以买房,35岁以下、本科以上学历者无需社保,迁了户口就可在长沙购房两套。而办理户口更简单,凭户口本、身份证、毕业证即可办理落户手续,业内称之为“落户购房”政策。

地方政府为什么要拉地产呢?其实又最终可以追溯到地方的财政。

我们来看中国的整体财政,2017年中国政府的公共财政收入是17.26万亿,另外还有政府性基金收入6.15万亿。那么政府的税收对房地产行业的依赖程度有多高呢?

公共财政收入里,能看到直接与房地产相关的有五个,包括房产税、土地增值税、契税,城镇土地使用税、耕地占用税,加起来一共是1.61万亿。

公共财政收入里,还有企业所得税,2017年是3.21万亿,这里面多少是房地产企业缴纳的呢?这里,通过加总房地产开发商的增值税和所得税,大概是9000亿左右。这样我们知道,公共财政收入里,与房地产行业相关的财政收入大概是2.51万亿。

再看政府性基金收入,2017年是6.15万亿,这里面主要的来源是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达到5.21万亿。

这样,我们加总一下,2017年中国政府的总收入是23.41万亿,与房地产相关的财政收入达到7.72万亿,中国政府财政收入对房地产的依存度达到33%,相当于三分之一的财政收入跟地产相关。(对比一下,2017年美国的财政收入大概是3.3万亿美金,个人所得税和工资税加一起是2.8万亿,个税占了政府财政收入的85%,这也是为什么美国的就业率这么重要。)

中国整体财政对房地产的依存度都这么高了,在平均数的掩盖下,部分省份的依存度恐怕就更高了(因为土地出让金主要就是地方政府的收入)。

由此可见房地产行业对地方政府的重要性了。

而房地产看什么呢?

长期看人口,但现在已经到了短期也看人口的时候了。

2015年以来这波汹涌的涨幅,因为政策上的原因,不少城市已经透支了大量住房需求,如果没有人口,后续需求将面临乏力,房价要坚挺就比较难了。

这个贡献三成以上财政收入的行业萎靡不振,地方政府的头将会变得无比大。所以,抢人势在必行。

结语

城市与城市之间,就像国与国之间一样,本就是竞争关系,有一场没有硝烟的人才争夺战。而在人口的大趋势下,中国城市之间不仅仅是争夺人才,还要争夺人口,人口争夺将会更趋激烈。

落败者承担负债,胜出者享受资产。

城市躁动自有它的春心,而我们有我们的远方。它究竟是基于长远的考虑,有着配套的产业和制度来跟上引进的人才,还是只是出于近忧,找来接盘侠解决眼下的火烧眉毛的困境?这是要区分的。

2019年的毕业季马上就要来,又有一波小鲜肉们要走出校园,奔向职场。印象中自己毕业的时候,大家基本上只考虑工作与行业,户口只是被动地跟着工作走。

工作了N年之后才顿悟自己当年的幼稚:你的户籍所在地,大概率超过你的后天努力。

就像回看过去40年,一个普通的越南人跟一个普通的中国人,即使同等的努力,中国人大概率混得比越南人要好,因为中国发展更快。

选择城市也是一个道理,你所在的城市腾飞,你大概率也会被带着飞,你所在的城市沉沦,你大概率也会被埋葬。

天津房产
金融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