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房产
金融经济

债务不是问题,没利润才是压垮经济的稻草!

全球经济包括中国经济的症结表面上看是债务,实际上债务并不是真问题。经济学里有句名言,叫做通膨之下无债务,而这也是凯恩斯主义设计的本意。如果债务不是问题,那什么是?答案是:没有利润!

关于世界经济,有许多经济观察人士的看法出奇的一致,他们认为未来的债务危机将是十分严重的危机,数据也支持了这一点。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去年颁布的数据,全球各国政府所欠债务高达63万亿美元,如果按照总额来排序,那么前五名国家如下:

第一名:美国 19.9万亿美金 全球债务占比 31.8% 占GDP 107%

第二名:日本 11.8万亿美金 全球债务占比 18.8% 占GDP 240%

第三名:中国 4.96万亿美金 全球债务占比 7.9% 占GDP 44.3%

第四名:意大利 2.45万亿美金 全球债务占比 3.9% 占GDP 132.6%

第五名:法国 2.37万亿美金 全球债务占比 3.8% 占GDP 96.3%

如果看GDP占比,全球最严重的国家排序是日本、希腊、黎巴嫩、意大利和葡萄牙。最高的日本债务总额占GDP240%,最低的葡萄牙也有130%。

中国国内债务,也被许多人视作悬在经济头顶的炸弹,去年5月19日,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贺铿在北京参加某论坛时,谈及地方政府债务时称,中国的地方债大概是40万亿,但地方政府就没有一个想还债的,甚至许多地方连息都还不起。

个人债务方面,2015年年底个人负债率是GDP的30%,2016年年底个人负债率占GDP45%,一年上涨了15个百分点,2018年个人负债率差不多接近GDD总量的60%,占收入比107%,也就是说,债务总量已经超过了居民总收入,因此在消费上面,就显示出颓势。

仿佛全球经济都要被债务压垮了,当然,是快压垮了。

如何正确看待债务问题

但是,笔者的观点并非如此,全球经济包括中国经济的症结表面上看是债务,实际上债务并不是真问题。

我们知道,全球的支付体系是美元结算的体系,除非欠的是外债,这钱没法印,如果是欠本国货币,其实根本不算问题。比如美国欠的是美元,中国地方政府欠的是人民币,居民欠的也是人民币。

而美元的发行机制是美国财政部发行国债卖给美联储,美联储同步印出货币;中国人民币的发行机制也一改过去以美元为锚,也将跟美国学习,以债务为锚发行货币。

经济学里有句名言,叫做通膨之下无债务,而这也是凯恩斯主义设计的本意。意思是,政府发行债券,然后逐步通过通货膨胀消灭债务,去年借钱的时候,20元还能买一碗面,到还钱的时候20只能买小半碗,通过通膨消灭债务,是货币发行方耍的流氓。

那么有人说了,还有利息呢?有利息也不要紧,我们来看一下英格兰曾经的操作。

17世纪的英格兰,就因为查理二世停止兑付到期的国债,搞的再高利息的国债也卖不掉,连带着连国王发行的彩票和短期贷款都没人搭理。

这就是政府信用出现问题之后的惨状,因为国债的兑付有问题,所以那些强行卖掉的国债,到了荷兰阿姆斯特丹的债券市场后,往往只能卖出票面价值的3折,根本不值钱。

等到英格兰银行成立,英国爆发光荣革命后荷兰执政奥兰治亲王当上了英国国王,他们把英国政府借钱的方式变了变。原先的各国政府都是借了旧债还新债,比如西班牙王室的年收入四分之三就要拿去还原来借债的本息,所以别看西班牙从新大陆弄回很多金银,实际上王室和政府都很穷。

而英国呢,则采取了一种不同的方式。英格兰的债务问题的解决主要依靠债务重组,依靠减债计划,成立专项的减债基金,用减债基金赎回政府以前发行出来的各种债券。

首先,把这些债券分类重组。在各种债券中间,彩票是最短期的,短期贷款其次,长期贷款比较好。

英格兰政府的基本逻辑是,尽可能的用比较长期的贷款,来换掉短期的贷款;用比较低利率的贷款,来换掉比较高利率的贷款;用年金来换掉贷款本身。

年金是一个对政府特别有利的更换方式,贷款是一回事,我把钱借给你,我可以要求你连本带利全都还给我,但是年金就是另外一回事,我买了你的年金,那我就是永远不会再要求本金了,我是打算子子孙孙专门吃你利息了。

年金制度对于那些不会经商的风险厌恶者是有好处的,如果自己做生意,说不定会血本无归;而借给国家之后,本钱是用不着了,只要每年利息够支付生活开支,那么养老什么的都有保障了。

想一想,现在很多富人给子女弄的信托,是不是也是这样?本金永远别想碰,基金每年发一笔收益金给受托人。

这在现在叫什么,叫永续债,看下新闻:2018年12月25日,国务院金融委办公室召开会议,对多渠道支持商业银行补充资本的问题进行了专题研究,还要求尽快启动永续债的发行。此举大大缓解了商业银行的资本补充压力,提高了银行信贷投放力。

永续债就是年金,就是你买了这样的债券,本钱是不还的,但可以用于拿利息。所以,有通膨加永续债这两件大杀器,政府债务根本就不算什么问题。

除非外债过多,中国的总债务很多吗?一点都不多,看数据:

截止于2018年2季度,核心负债(去除金融机构)33.1万亿美金。其中家庭负债6.6万亿美金,非金融企业20.3万亿美金,政府6.2万亿美金。外债:截止于2018年3季度,总共1.9万亿美金,其中中长期0.7万亿,短期1.2万亿。

在这1.9万亿美金的外债里,还包括了0.7万亿的人民币债务,也就是说,拿人民币还就行了。请问,对于一个GDP超10万亿美元,有自主货币发行权的大国,这点债务算问题吗?

根本都不算,对不对!

比紧盯债务更重要的事

进入今天的正题,如果债务不是问题,那什么是?答案是:没有利润!先来看全世界政府都喜欢的凯恩斯主义的精髓是什么。

凯恩斯主义(也称“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是建立在凯恩斯著作《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的思想基础上的经济理论。主张国家采用扩张性的经济政策,通过增加需求促进经济增长。即扩大政府开支,实行财政赤字,刺激经济,维持繁荣。

财政赤字就是国家的负债,说白了就是寅吃卯粮,那么以后怎么办?请诸位相信,凯恩斯主义如果这么简单,那他就成不了大经济学家,委内瑞拉津巴布韦这些狂印钞票的国家也会成为经济繁荣的楷模。

凯恩斯主义的后续动作是,通过需求的扩大使得生产更加繁荣,用生产利润来逐步填补债务空洞,同时因为适当的通膨和永续债的出现,让债务压力变得很小,熨平经济周期带来的过大波动,让国家长治久安,繁荣昌盛。

好了,除了适度通膨和永续债,熨平债务的最好途径就是利润,生产、流动和服务带来的利润,只有利润充足,借点债其实不是问题,问题是没有利润。那么现在有利润吗?网上数据达人整理了一组历年企业数据:

历年企业数据

这个表格已经能够说明2018年以来工业企业的利润同比情况持续恶化,然后有位研究宏观的好朋友帮我把数据更新到了2018年底:2018年工业行业全行业净利润减少11%,其中国企增长8%(唯一增长),民营降26%,外资降9%。

细分的话,采矿业涨25%,制造业降14%,公用设施行业降5%。制造业中上游行业表现较好:钢铁17%,石油3%。下游普遍比较惨淡:汽车降12%,电子产品降17%,通用设备降19%,专用设备18%。服务业的数据暂时还不能看到,但估计也好不到哪去。

至于居民消费数据,这几年过年的消费增速如下:

居民消费增速数据

另外,2018年底CPI 1.9% PPI 0.9% 。去年同期分别为 1.8%和 4.9%。PPI(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比CPI(针对居民)更能体现企业利润增速的变化。

如果再这样下去,利润增幅就无法覆盖通货膨胀率,甚至等到利润增长为负值的时候,债务问题就变成了真问题。因为所有的投资都将变得毫无意义,而债务只能通过通膨而不是利润去填补,即使推出年金制度也是饮鸩止渴。

因为,利息的产生再也不是通过利润,而是借新还旧利息,整个经济体也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庞氏骗局。

如果还不能理解利润的重要性,我们就拿风靡一时的P2P来当例子。P2P是英文peer to peer lending的缩写,意即个人对个人,是一种将小额资金聚集起来借贷给有资金需求人群的一种民间小额借贷模式。属于民间小额借贷,借助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技术的网络信贷平台及相关理财行为、金融服务。

这真是一种伟大的发明,我们知道过去的借贷都是通过金融机构,比如银行进行的。储户把钱存到银行,银行去寻找需求贷款的客户,把钱再借给他们。银行可以赚到中间的利息差,也就是说他们付费储户的利息低,而放贷的利息高。

西方发达国家的银行发展的时间久,主要的利润来源已经不是利息差价了,而中国的银行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主要利润来源都是利差。

而P2P呢,用句时髦的话说,就是不给中间商赚差价,用互联网手段,让资源的供求双方直接接触,从而双赢。比如银行收储户年利3%,放贷利息6%,那么直接见面的供求双方,可以把利息定在4.5%,他们都比跟银行打交道要划算。

看上去很美好的东西,为何最终变成了一个个庞氏骗局?原因很简单,因为市场上根本没有那么多优质的资金需求方,优质的大资金需求者,都是银行的长期稳定客户,其中大多数是国有企业。

优质的资金需求方,就是能够在真实的项目中产生真实利润。而很多P2P最后演变成庞氏骗局的根本原因,就是市场上有足够利润的企业和行业,已经所剩无几了。

你看,借债不是问题,只要有充足的利润,肯借给你钱的多得是;而利润才是问题,能够产生利润的单位太少,才是社会经济发生危机的根本。

只有发现真问题,才能解决问题,如何解决各行各业没钱挣的现状,才是解决经济问题的根本之道。

天津房产
金融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