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房产
金融经济

高房价正在吞噬中国青年才俊的青春与理想

高房价正给中国经济与中国社会带来诸多表象及深层次的危害,到了必须正视与解决的时间了,否则后患无穷。

1

这是发生在笔者身边的一个真实故事。

笔者有一位非常欣赏的朋友,1985年出生于甘肃省天水市的一个农村家庭,今年33周岁。他为人正直,友善,富有同情心,并且极具才华与抱负,是极为难得的青年才俊。

2005年,他以所在县城高考状元的成绩考入一所全国211工程重点大学,以他所在县城中学的教育条件,能考入全国重点大学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

2009年他本科毕业,凭借出色的成绩,又被保送到北京的一所著名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由于本科同是学习公共管理专业的背景,他是笔者在专业上唯一能聊得来的朋友,我们经常聚在一起聊文艺复兴,聊启蒙运动,聊亚当斯密,聊哈耶克,聊弗里德曼,聊中央计划与自由市场孰优孰劣,聊政治民主与商业文明的发展进程,聊如何才能彻底消除战争、永保和平,聊什么样的制度设计才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我们还曾计划,未来一起携手创作几本能够传世的经典书籍。

那时二十多岁的年龄,在我们的生命中飞扬着理想与创造力。

2012年6月,他硕士研究生毕业。我们两人长期探讨有一个共识,都认为民营企业才是中国经济的未来与商业文明的基石,商业文明才是倒逼政治文明的核心动力,而在中国现有体制下做公务员将很难有所作为。他于是在研究生毕业后,放弃了公务员、央企与外企的各种机会,谋求进入一家具有优秀管理与文化积淀的民营企业。

他的第一份工作起点很不错,顺利加入了一家有着辉煌历史的著名IT企业,月薪2万人民币,在他同时期的研究生同学中出类拔萃。当时,他对未来充满憧憬。

朋友研究生刚毕业时正单身,但他非常要强,希望事业稳定后,能在北京买了房子给到女方安全感后再成家,所以并不急着谈恋爱。

参加工作后,他把全部精力都放到工作上,职业成长也非常快,2013年工资上涨到2.5万/月,2014年工资上涨到3万/月,两年的时间也积攒了近30万的存款。

2014年,笔者建议他可以考虑早些买房子,买完房子,成了家,再心无旁骛的奋斗事业。当时他在尚处于价格洼地的北京南城地铁9号线终点站郭公庄地铁附近,看了一处100平米左右的新房,4万/平米,总价为400万,首付加税费需要130万元。

但他当时只有30万的存款,做些小生意的父母只能凑20万,一共才50万,距离首付还差80万元,对于出身农村的他,80万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他于是放弃了当时买房的想法。他说再等等,等过两年积蓄多些再说,他不想用家里的钱,害怕给父母带来过大压力。

接下来几年,他依旧努力的投入工作,职位与薪酬也不断得到提升。

但随着年龄越来越大,也谈了女朋友,朋友也有了成家的压力。2017年他提前给笔者打招呼,说要计划买房,到时候需要借些钱,我听了满口答应,希望他能在北京早日安家。但之后不久,他又给我打电话说,原来看的郭公庄地铁站附近100平米左右的两居室已经上涨到总价近700万人民币,首付与税费就要220万元。2015、2016与2017年,他又攒了近70万元,合计100万元的积蓄,反而距离付房子的首付更远了,同样的房子,2014年差80万元,现在却差了120万元。

朋友是一个极为理性与克制的人,很少能从他身上看到情绪波动,但在买房这件事情上能感到他身上少有的失落。最后他退而求其次,在地铁房山线附近买了一套均价4万/平米,总价400万,首付在130万元左右的二手房,笔者借给他与首付相差的30万元,但其依旧背负了近300万元的贷款,每个月的本息还款将近2万元。

再见面,从他身上已经明显感觉不到过去几年的理想主义。他说,每天从房山住处到公司所在的西二旗,花费在来回路途的时间就要3个小时,筋疲力尽,已经33岁的他,接下来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先把婚结了,要个小孩,让父母安心,让外界少一些异样目光,先过上一个正常人家的生活。

在聊天中,我不识趣的提到我们很久没有像之前那样聊天了,很多过去很酷的想法都已经搁置了。他虽然故作轻松的回了一句话,但让我感到心痛,他笑着说,“自己都过不好自己的生活,还谈什么改变世界,现在唯一的目标是多挣钱,把借你的钱抓紧还了”。

即使像朋友这样正直,友善,富有同情心,并且极具才华与抱负的青年才俊,在畸形的高房价面前,也不得不最终放弃理想,选择向现实妥协。那么其他人呢?

2

这位朋友只是笔者身边的一个案例,我想在北京城类似这样的案例应该还有很多。

有一天清晨,笔者从天津站乘高铁到北京南站,从北京南站乘坐4号线地铁去中关村拜访一位朋友,正好赶上北京上班早高峰的时间。

北京早高峰的地铁绝对是世界奇观,到处排着很长的队,地铁一到,乘客便一窝蜂的往地铁门口挤,这一站挤上去,稍不留神下一站就又被挤下去。由于地铁太过拥挤,乘客之间很容易就会相互撞到或踩到,因此造成有些乘客相互抱怨,诱发争吵、谩骂甚至挥拳相向。从北京南站到中关村这一段地铁路程中,笔者看到了多起乘客争吵,甚至还有一起动手事件。

是什么让白领模样的乘客们如此焦躁,控制不了脾气呢?

这些乘客多是大学毕业,他们为了省房租或买便宜一些的房子,多租住在距离单位一两个小时的大兴地铁线附近,他们大多数人都有着相似的境遇。工作压力大,上班距离远,睡眠不足,有的因房东涨房租要搬家;有的被父母天天催着找对象;有的被女朋友逼着不买房就不结婚;有的刚有小孩,父母来照顾但一居室太过拥挤。

在这种情况下,每天活在焦虑之中的乘客,在拥挤的地铁上如何能不感到焦躁。在这种焦躁下,我们怎么还能要求这些曾经都是象牙塔里的天之骄子们继续保持理想与创造力呢。

赚钱,买房就成了他们很多人的唯一奢望,但北京房价高的离谱,正常的工资很难能支撑起买房的奢望。比高房价扼杀青年才俊理想更恐怖的是,高房价还在激发很多人性身上的恶。

近些年,我们看到企业中的员工迫于高房价带来的生活压力,也变得越来越浮躁,越来越不稳定。有的凭借手中的权力进行职务犯罪;有的为了一己之利便带着商业机密跳槽到竞争对手;有的甚至携带待其不薄的老东家的客户资源与整支团队去私自创业,这种案例比比皆是。

当然这些员工有自身的价值观问题,但是高房价之恶激发了他们的人性之恶。

3

前一段时间,笔者的朋友也结婚了,在甘肃天水老家举办了一场颇为气派的婚礼,笔者也去现场参加。

在婚礼现场,主持人向众多来宾介绍新郎朋友,“XX名牌大学研究生,XX上市公司工作,年薪数十万,在北京买了新房”,现场来宾一片赞叹。

但我从朋友的眼里看到一丝复杂的情绪闪过,我知道他并不快乐,因为这并不是他希冀自己的模样,并且距离自己希冀的模样越来越遥远。

在畸形的高房价面前,像朋友这样最有理想的一群人的理想,也被现实吞噬,但这好像又是其无法逃避的时代宿命。

朋友很正直也很有才能,绝对不会因为高房价压力而做出违背价值观的事情,只凭借他的勤奋与才华在未来也一定会实现财富自由,不会再为房子忧愁。但那时已经四五十岁的他,青春与理想也早已不在了,曾经那些“让世界更美好”的想法也不会再被提起。

当一个民族的青年才俊都失去了理想,这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

4

以上主要从吞噬青年理想,激发人性之恶去探讨了高房价之恶,除此之外高房价还有很多其他危害。

例如,房地产泡沫带来巨大的金融危机风险;地方政府过度依赖土地财政而造成政府对土地的行政垄断;土地的行政垄断造成官员的大面积腐败;银行资金流向房地产而导致实体经济资源缺失;高房价、高借贷正在蚕食老百姓来之不易的劳动财富,造成消费力不足与心思浮躁;心思浮躁的民族如何有匠人之心。

总之,高房价正给中国经济与中国社会带来诸多表象及深层次的危害,到了必须正视与解决的时间了,否则后患无穷。

天津房产
金融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