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房产
金融经济

“欲望都市”还是“下流社会”:面临抉择

金融资本催生泡沫和欲望的都市,阶层固化带来的低欲望、非暴力抗争,终究是“三观”出了问题。资本要有“三观”,产业要有“三观”,每个人都要有“三观”。

上世纪二十年代,林语堂创作了话剧《子见南子》。剧中,南子和孔子谈理想、论人生,一起谋划成立“文艺研究社”。

面对好色之心,还有一种极端。据说,现代欧洲最具影响力的思想家康德终身未婚,一辈子仅有过一次感情上的浪漫。一天,一个女子鼓起勇气问康德,你愿意娶我吗?康德答,你先回家吧,我想好了告诉你。三年后,康德想好了三百个结婚的弊端和三百零一个结婚的理由。他叩响了那位女子家的大门。大门开启,一位夫人探身出来,正是康德想要见的女子。康德攒足劲说,我愿意。女子笑道,你先回家吧,我还要伺侯我的三个儿子。

无论是“子见南子”还是“康德之理”,好色是“天理”还是“人欲”?

 

日本文化研究所的三浦展在《下流社会》一书中提出,随着两极分化倾向愈演愈烈,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形成一个极广泛的“下流社会”阶层。这些人的“下流”并不是道德方面的下流或者是收入的低下,而是人际沟通能力、生活能力、工作热情、学习意愿、消费欲望的低下,也就是经常听到的日本的“低欲望社会”。 低欲望,也是人欲。

有人提出:我们这个社会,被资本玩坏了……终究是“天理”不明,“人欲”被利用。

经济不如从前景气的大背景下,“下流”风险最大的就是所谓中产和年青人。而这些人的笑点、泪点、痛点、爽点,都被另外一个群体拿去变现了。

金融资本催生泡沫和欲望的都市,阶层固化带来的低欲望、非暴力抗争,终究是“三观”出了问题。资本要有“三观”,产业要有“三观”,每个人都要有“三观”。

天理人欲,面临抉择。做有良知的资本,有底线的企业,告诉自己不做恶,我们一起抱团坚守。

天津房产
金融经济